60第 60 章 捉虫

类别:玄幻魔法       来源:beijingaishu.net      作者:小醋     书名:一拍即合
    最新章节请百度搜索【北京爱书】(www.beijingaishu.net)搜集整理,手机端请访问(m.beijingaishu.net)亲们,这是有爱的一家人的小番外,以后会持续在这里更新,如果不慎买了也没关系,以后更新的就可以免费看了,谢谢大家的支持,么么哒~~

    一

    嘟嘟酷爱吃巧克力,可惜,他的乳牙天生质量不好,时不时地要牙痛,有一天照镜子,嘟嘟忽然就双眼包含着泪水,一头扎进了何沫言的怀里,把脸捂进她的胸膛。

    舒云展在一旁看了,嫉妒得眼睛冒火:你小子,动不动就吃你妈豆腐,你爸还经常吃不到呢。

    “嘟嘟怎么了?”何沫言拍着他的后背,瞪了僵硬的舒云展一眼。

    “麻麻,嘟嘟长小黑虫了,嘟嘟以后都不能吃巧克力了。”嘟嘟抽噎着,眼看着就要嚎啕大哭。

    “没事,你那牙又没用,烂了就烂了,爸爸给你买了一大包巧克力,想吃就去……”话还没说完,舒云展的头上就被何沫言用垫子砸了一下,悻悻地摸着脑袋不说话了。

    “让妈妈瞧瞧嘟嘟的牙,以后还乱吃甜食不?要认真刷牙不?”何沫言一边教育,一边捏着他的下巴仔细地找那颗蛀牙。舒云展为了表示对牙齿的关注,也凑了过来。

    看着看着,舒云展忽然就大笑了起来:“嘟嘟,你什么眼神啊,那哪里是小黑虫,这分明就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啪”的一声,舒云展的脑门上又被砸了一下,他不知道自己哪里说错了,不过还是识相地住了口,一脸委屈地看着何沫言。

    “麻麻,是不是小黑虫啊?”嘟嘟可怜巴巴地看着何沫言。

    何沫言煞有介事地点了点头:“是的,这个小黑虫很可怕,会把嘟嘟的牙齿都吃光,以后嘟嘟没牙齿了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不要小黑虫,不要小黑虫!”嘟嘟把身体扭成了一个面团。

    舒云展有些心疼了,瞪了何沫言一眼:你干什么,这么折腾我儿子?

    何沫言没理他。“那怎么办?嘟嘟自己想一想。”

    “嘟嘟不吃巧克力了,巧克力都过期了。”嘟嘟眼巴巴地看着茶几上的那包巧克力,自欺欺人地说。

    “还有呢?”何沫言谆谆诱导。

    “爷爷奶奶偷偷给嘟嘟吃的,也不要吃了。公公塞在嘟嘟裤子里的,也扔掉。婆婆骗人,吃过以后刷牙牙,就不会长小黑虫了。”嘟嘟全部招供了。

    “说话算话。”何沫言伸出了手指头。

    嘟嘟含泪点了点头,拉了勾,却依然萎靡地趴在何沫言的怀里。

    “那妈妈想办法,把这个小黑虫抓走好不好?”

    嘟嘟的双眼骤然放出光彩:“真的?”

    “这条小黑虫还小,还能抓走,要是大了,就抓不走了,嘟嘟以后都要听话,一天只能吃一颗,多吃的话,小黑虫又要爬来了。”

    舒云展在一旁听得瞠目结舌,半晌才说:“何沫言,你可真能骗人,骗了我还不够,连儿子都不放过。”

    第三个垫子飞了过来,何沫言气急败坏地说:“都怪你,巧克力一箱一箱地买,嘟嘟成了小胖子,你要负主要责任!”

    舒云展一下子把她压倒在沙发上,开始挠她痒痒:“你居然打上瘾了,还敢不敢谋杀亲夫了!”

    何沫言咯咯笑了起来,连声讨饶。

    忽然,舒云展不动了,俯下身来,眸色渐渐深邃。

    “你想干什么?”何沫言一见不妙,赶紧制止,“嘟嘟在呢,我要给嘟嘟抓小黑虫。”

    “等一等,我发现你也有小黑虫,”舒云展的声音有些低哑,“我先帮你抓,不用手抓,太低级了,嘟嘟看爸爸用嘴帮妈妈抓小黑虫……”

    于是,抓小黑虫的战斗开始了。

    二

    嘟嘟这两天都很生气,一直嘟着嘴巴,就连他最喜欢吃的巧克力都没有办法让他高兴了。

    原来爸爸都是在骗人的!原来爸爸就是和他来抢妈妈的!

    先是妈妈出差去了,爸爸也出差去了,两个人都不见了好久,大人们都说,爸爸妈妈要去赚钱养嘟嘟,帮嘟嘟买巧克力。

    嘟嘟每天趴在窗户上盼着爸爸妈妈回家,一直到了有一天看电视,电视里的漂亮阿姨也结婚了,高兴地说:“亲爱的,出发去马尔代夫喽!去度蜜月喽!只有我们两个人,甜蜜的二人世界!”

    嘟嘟忽然就明白了,大人们都在骗人!爸爸把妈妈骗走度蜜月去了!和电视上演的一模一样!

    何沫言回到家里的时候,就看到了这么一个儿子:飞快地冲了过来抱住了她,手脚并用往她身上爬,嘴巴一扁,差点就要哭出声音来:“麻麻!嘟嘟好想你!”

    这一声“麻麻”把何沫言的心都化成了一滩水,整个晚上都抱着他,嘟嘟更是把缠功发挥到了极致,饭要妈妈喂,嘴要妈妈擦,脸要妈妈洗,玩要妈妈陪……

    晚上,一家人带着大包小包回到了新房。这新房就是何沫言当初在盛世华庭挑的那套房子,地段中心,配套完善,软装请了知名设计师设计,处处透着温馨和浪漫。

    嘟嘟象无尾熊一样地搂着何沫言的脖子,提出了今晚的终极要求:妈妈要陪着嘟嘟一起睡。

    “不行,我们搬家的时候说好的,嘟嘟是男子汉了,要自己一个人睡一间房,不用爸爸妈妈保护了对不对?”舒云展耐心地说。

    “不对,爸爸也是男子汉,为什么要麻麻保护?”嘟嘟不上当了。

    “那是爸爸在保护妈妈!妈妈晚上了一个人要害怕!”舒云展的脑子高速运转。

    “不要不要,就要麻麻一起睡……”嘟嘟祭出了杀手锏,躺在何沫言怀里耍无赖,“爸爸骗人,还说不和嘟嘟抢麻麻!”

    耍无赖的结果就是两个人各退一步,三个人一起睡大床。

    嘟嘟睡在两个人的中间,左看看,右看看,很不满意,瞧瞧地往妈妈身旁蹭了蹭,又往爸爸身上踢了两下,嘟囔着说:“太挤了太挤了,爸爸让一让。”

    “爸爸你的肉肉好硬,妈妈软软的好舒服。”

    “嘟嘟热死了,痒痒,嘟嘟痒痒。”

    这下好了,嘟嘟是敏感肌肤,身上一热就会痒,睡在中间显然三个人今晚都别想舒服。

    折腾了好一会儿,三个人又换了位置,何沫言睡中间,舒云展和嘟嘟一个在左,一个在右。

    嘟嘟满意地贴在何沫言的身上,闭上了眼睛:“麻麻唱儿歌,嘟嘟要听天黑黑。”

    低柔的声音响了起来,舒云展心想:这个主意不错,下回我也要点歌。

    “麻麻拍拍嘟嘟,嘟嘟睡不着。”

    何沫言反手轻轻地拍着,舒云展心想:看起来蛮舒服,我也抢个手来玩。

    说着,他抓起何沫言的右手把玩了起来。何沫言的手指很纤细,上面的血管隐约可见;指甲剪得很干净,一个个圆圆的,捏在手上,还真有点柔若无骨的感觉。

    舒云展的心一热,放在嘴边亲吻了几下,忽然一下子便含住了她的手指吸吮了起来。

    何沫言不由得颤了颤,当着孩子的面又不敢用力,只好回头瞪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嘟嘟一下子就睁开了眼睛,警惕地趴上了何沫言的肩膀,伸出小手来,用力地把何沫言整个人都转向自己这一边,忿忿地说:“爸爸抢麻麻!麻麻朝着嘟嘟!麻麻抱着嘟嘟!”

    何沫言立刻甩手把舒云展推倒一旁,抱着嘟嘟软软的身板,轻轻哄了起来。

    舒云展乐得从身后抱着何沫言,把脸贴着她的脖颈,轻轻舔/吮着她的肌肤,双手在她的后背、腰身上摩/挲着,带来一阵阵的酥麻。

    何沫言浑身都僵住了,可嘟嘟已经半梦半醒,这个时候只要稍微动一动,就前功尽弃了。

    身后这双手渐渐地往前,一点点地蹭到了她的胸口,轻轻揉捏着她的酥软,偶尔擦过她那两点蓓蕾,在她的战/栗到来之前又恰到好处地撤退,让她胸口的情潮找不到一个出口……她忍不住低低地呻/吟了一声,无意识地往后蹭了蹭。

    舒云展闷声笑了笑,俯下身,开始舔弄着她光洁的后背,从脖颈一直舔到她的尾椎骨,何沫言的脚趾都蜷了起来,开始浅浅地喘息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别……别这样……嘟嘟在呢……”她终于忍不住发出声来,只是那声音中不自觉就带着几分媚意,让人血脉贲张。

    “小崽子睡着了没有?”舒云展快忍不住了。

    嘟嘟嘴唇微张,发出浅浅的呼吸声,还偶尔咂咂嘴,他终于撑不住了,没能坚持到抢妈妈这场战役的最后。

    “亲爱的,来吧,我也要你唱歌,你刚才那声真好听……”舒云展伸手就把何沫言捞进了自己的怀里,含住她的耳廓,伸出舌尖来回戏弄着,发出一阵羞人的响声。

    “你这个流氓,被嘟嘟看见了就糟了!”何沫言又羞又恼,却被他折磨得情/潮涌动。

    “怕什么……来……我们来这里……”不知羞耻的某男用力一拉,紧紧地抱着她滚落在了床下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今天天气真好,太阳当头照,小鸟当空笑,嘟嘟要起床。

    小男子汉揉了揉眼睛,想了好半天才想起来,昨天他把妈妈抢到了,妈妈抱着他睡觉,爸爸被挤到旁边去了!

    哼,爸爸以后乖的话,就让他摸摸妈妈,不然我就一直哭,一直哭,让妈妈不要理他!

    嘟嘟愉快地想着,伸手往旁边一捞,一下子坐了起来:咦,妈妈怎么不见了?

    他运了运气,准备开始嚎啕大哭,忽然,床边上冒出了一个头:“嘟嘟你醒啦?”

    嘟嘟的哭声憋回了肚子,奇怪地问:“麻麻,你怎么掉床底下去了?”

    何沫言的脸都红了,支吾着说:“妈妈睡相差,睡着睡着就滚下去了。”

    嘟嘟觉得大事不妙,飞快地爬过去一看,果然,爸爸仰八叉地躺在那里睡得正香呢,一只手还紧紧地抓着妈妈的腰!

    嘟嘟的脸憋得通红,过了好一会儿,悲愤地大哭了起来:坏人!大人都是坏人!大人太狡猾了!

    抢妈妈是个技术活啊,嘟嘟你还要不懈地努力才行啊!最新章节请百度搜索【北京爱书】(www.beijingaishu.net)搜集整理,手机端请访问(m.beijingaishu.net) 本书由<北京爱书网提供 www.beijingaishu.net
我推荐加入书签回首页
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