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12章 大结局 3

类别:玄幻魔法       来源:beijingaishu.net      作者:圣妖     书名:一念,假爱真妻
    最新章节请百度搜索【北京爱书】(www.beijingaishu.net)搜集整理,手机端请访问(m.beijingaishu.net)剪裁得体的西服越发衬得男人气宇轩昂,罗闻樱一步步走过去,明铮摊开手掌,她纤细的指骨被他纳入掌心内。

    台下是罗家父母跟赵澜,明铮目光扫过去,刚才就看到了不请自来的李韵苓,罗妈妈罗爸爸都十分客气,以礼相待,明铮自然不可能在这样的场合下赶人。

    罗闻樱视线随着明铮望去,她踮起脚尖,前额同他相抵,“明铮,今天这样的好日子,不管你心里多么不情愿,但妈还是应该到场的。”

    明铮手臂揽住罗闻樱的腰,司仪开始举行婚礼,证婚仪式是最老套却也是最感人的。

    罗闻樱合起双目,司仪的话一字不落传入耳中,她踮着脚尖,仿佛台下的人群早已散开,这是她和明铮两个人的婚礼,是她翘首以盼终于如愿以偿的。

    “我愿意。”

    罗闻樱听到自己唇间的话撞入心间,转了个圈后回到耳中,明铮执起她的手,将结婚戒指缓缓套入她指间。

    李韵苓一瞬不瞬盯着看,眼睛忽然被模糊,鼻尖更是酸涩不止。

    罗闻樱看向指间的戒指,明铮捧起她的脸吻过去,在唇瓣触及之时开口道,“我爱你。”尔后,他削薄的唇吻住她,罗闻樱眼里的亮彩衬着台下如雷般的掌声,他们伸手相拥,恨不能嵌入彼此间。

    敬酒的时候,明铮被灌了不少酒,结婚是最能闹得场合,明铮脱了西服,衬衣袖口挽至肘部,大有豁出去的架势,他单手撑着椅背,座位上的人是明铮的朋友,也可以说是损友。

    罗闻樱点了好几次烟都不见点上,男人咬着香烟不住晃动,要么就有旁边的人帮忙吹气,一屋子闹得乐不可支。

    “哎呦嫂子,你是成心不想让我抽口烟是吧?”

    罗闻樱早就听闻酒席上会闹,所以她特意准备了这个打火机,没想到还是躲不过这一劫。

    她试着点了几次,“大哥配合下行吗?”

    “行啊,”男人索性起身站到椅子上,“我保证不动,你能把我烟点着就行。”

    明铮斜倚的身子挺直,伸手指了指对方,“这可是你说的,别到时候又给我瞎摆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吧,这么多双眼睛都看着呢。”

    明铮走到罗闻樱身侧,“来,老婆我抱你起来。”

    “行不行啊?”罗闻樱见他喝得有些高。

    旁边的人听了一个个开始起哄,“就是,行不行啊,行不行啊?”

    罗闻樱一张俏脸涨红,明铮弯腰抱起她的腿,对方也是个高个子再加上垫着张椅子,罗闻樱打了打火机凑过去,对方踮起脚尖,一边还说着话,“我可没有乱动,看吧,嫂子你够不着。”

    罗闻樱试了几次,发现还差一大截,“老公,不行。”

    明铮将她重新放回去,他再度弯腰后,竟是一把将她扛在肩上,罗闻樱晃了下,明铮伸手握紧她的腰,一帮子朋友再度起哄,“这身体练得够厉害的啊,嫂子,新婚夜回去可要消停消停啊。”

    罗闻樱给对方将烟点上,这一番折腾下来,总算得以过关。

    也不知都是哪里找来的,据说是网上搜集的,两人被整的够呛,罗闻樱倒还好,毕竟是女的,明铮走出酒店时脚步都是虚晃的,罗闻樱将他塞进车内,跟亲戚父母道了别之后由司机开车送回婚房。

    她将明铮搀扶进屋,罗闻樱被这紧身的礼服勒得够呛,将明铮扶上床后,罗闻樱伸手拉下拉链想要换居家服,她从垂落至地面的裙摆内走出来,冷不丁被一只手拽过去,她坐到男人结实有力的腿上。

    她赶忙双手环住胸部,“你吓死我了。”

    明铮亲着她的肩头,“今晚你总不能还不让我碰吧?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喝醉了吗?”

    明铮脸颊蹭着她颈间,“我装的。”他手臂伸过去将罗闻樱的手拨开,“贴的这是什么,我看看?”

    “是胸贴,别扯!”罗闻樱手臂夹拢。

    明铮侧身将她放倒在床上,他将罗闻樱的两手按在身边,罗闻樱呼吸急促,细腻平坦的小腹随着她的动作而微见起伏,明铮弯下腰,薄唇印在那一片绯色之上。

    罗闻樱倒抽口冷气,一股热浪莫名来袭,从脚底窜至头顶,她嗓音透出些迷魅的嘶哑,“先去洗澡。”

    明铮扯了她起身,将她拦腰抱进浴室内。

    拱起的被子,略微能看出里面交缠的人影,嘶哑有力的喘息声和细碎嘤咛深浅交错,罗闻樱脑袋几乎要钻到枕头底下,她索性一把将枕头丢开,明铮也嫌身上的被子裹住了前行的进度,他甩手将它丢至床下。

    男人掌心拨开她散在前额的碎发,触及到的温度惊烫无比,手里的湿腻配合了这样干燥激情的夜晚,明铮握紧罗闻樱的手,罗闻樱另一只手推在明铮胸前。她的声音支离破碎,明铮一手扣至罗闻樱腰后,使得她更加贴近自己,明铮鼻尖渗出细汗,他弯腰,脸凑到她颈间,“待会我也让你尝尝求饶的滋味。”

    罗闻樱勾住他脖颈,张嘴咬住男人的耳垂,明铮身形一僵,照着她咬去。

    罗闻樱吃痛,把手也松开,“咬我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跟我的时候也是第一次,哪里学来这些磨人的招数?”

    “有些事是无师自通的。”罗闻樱环起腿,明铮让她背过身,“那我们多换几个,好好磨练磨练?”

    “不要了,我累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才到哪?”

    “你好重。”

    明铮扣紧她的手松开,然后翻倒在罗闻樱边上。他顺势将罗闻樱捞进怀里,“累不累?”

    “我想睡觉。”

    明铮在她头顶轻吻,“睡吧。”

    翌日,阳光透过落地窗肆无忌惮洒进来,明铮抬手遮住眼帘,手探向身侧摸了个空,“闻樱。”

    浴室内传来含糊的声音,“我在洗衣服。”

    明铮穿好裤子走进去,罗闻樱刚洗好脸,抬头看到一具结实的胸膛,“你也不怕冷。”她弯腰将衣服塞进洗衣机内,明铮从身后搂住她的腰,“怎么不多睡会,昨晚不喊累吗?”

    罗闻樱伸手按向快速键,“早就恢复过来了,刚跟我妈打过电话,下午让她也别来,我们再好好睡一觉,明天再回家吧。”

    明铮腰部用力向前一顶,罗闻樱猝不及防趴在了洗衣机上,男人顺势双手撑在两侧将她桎梏在怀里,“既然精神又好了,下午还用的着睡觉吗?”

    “你下流,不穿衣服还乱动。”

    “我哪里动了?”明铮将她拉起来,一把提起罗闻樱的腰让她坐到洗衣机上。

    她手指指向他胸口,然后一寸寸滑至明铮腹部,继而往下,“你刚才这儿动了。”

    明铮靠向前,手掌贴向罗闻樱脸颊,“饿不饿?”

    “你指哪方面?”

    明铮薄唇浅扬,“你说哪方面?”

    罗闻樱想说的当然是自己的胃,明铮手掌落到她臀部轻拍,“走,我给你喂喂饱,省得一下床就喊饿。”

    明铮一把捞起罗闻樱将她带出浴室,她头枕向明铮的肩膀,嘴角笑容满足而惬意。

    两人直到第二天才回家,罗爸爸罗妈妈令佣人大早就开始准备起来,明铮跟罗闻樱将东西拎进去,“爸,妈。”

    “还带什么东西啊,家里都有。”

    “明铮,还有个袋子我忘记在副驾驶座内了,你去拿下。”罗闻樱数了数才发现自己大意,将东西给落了一袋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明铮应了声,转身要往外走。

    罗妈妈赶紧喊住他,冲着女儿说道,“你别总把明铮指使来指使去的,拿个东西让用人去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“妈?”罗闻樱无辜地扬起嘴角,“不是你说的吗,男人应该听女人的,还让我使劲使唤他来着。”

    “那不一样,那是结婚之前。”罗妈妈不好说,那是她让罗闻樱故意折腾的,没想到折腾来折腾去还是自家女婿,说到底她不疼明铮疼谁去啊?

    这一点罗闻樱是大可放心的,罗妈妈护犊心切,以后明铮肯定不会吃亏。

    “快坐吧,”罗妈妈拉着两人入座,“打算去哪度蜜月?”

    “工作到现在都没有好好出去玩过,我跟明铮想要来一趟欧洲游,不跟团,我们给自己放了两个月的假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久?”罗妈妈不放心,“闻樱,玩的时候也要注意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你当我小孩子呢。”罗闻樱不以为意。

    罗妈妈见她没听懂,索性凑到她耳朵边,“有可能就在那时候怀上,你留个心眼,可别折腾我外孙。”

    “妈!”

    明铮没听见两人的话,他从随身携带的包内取出份文件,“妈,这个您收着。”

    罗爸爸看了眼老伴手里的东西,“这怎么可以,明铮,你妈当初也就是一说,没真心让你签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,”罗妈妈将文件递回去,“赶紧收起来。”

    罗闻樱也没想到明铮还记着这事,男人两手交扣置于膝盖上,“妈,您替我收着,再说您之前说得对,我跟闻樱的感情好,这文件就等同于虚设。”

    明铮站起身,将文件拿起后交到妈妈手里,“她的就是我的,并没有实质性地改变。”

    罗闻樱觉得生活倒真没什么改变,倒是自个妈妈对明铮是好得不得了,恨不得捧在手心上,一有什么事说的最多的就是,你别欺负明铮。

    两人整整在外玩了两个月,罗闻樱不得不说她家老妈信佛信对了,下了飞机后几天她觉得不舒服,买验孕棒一查,真怀上了。

    她觉得没什么,每天正常上下班,可对别人来说仿佛是天大的事,先是明铮,卸了她的工作不说,还让她成天待在家里养胎,说是高龄产妇要当心。

    罗闻樱气极,她年纪很大么?

    罗妈妈和赵澜也会经常过来,挂在嘴头上最多的话就是,“高龄产妇要特别注意,营养要跟上去,来,吃这个吃那个。”

    傅染跟明成佑来时,就带了个瀚瀚,还有不少滋补品,说是李韵苓让带来的。

    罗闻樱坐在沙发上,冲对面的傅染道,“你见过怀个孕像我这么可怜的吗?”

    “你那是身在福中不知福。”明成佑插嘴,当初傅染怀着瀚瀚的时候,哪里有这样的待遇?

    保姆将倒好的水端过来,傅染接了下手,“怀孕多好啊,你可以对谁谁呼之即来挥之即去,他还得毫无怨言地跟着你打转。”

    明铮从书房出来,“你们两个倒是清闲。”

    明成佑翘起条腿,“能做B超了吧,男孩女孩啊?”

    明铮瞅着他笑,“女孩。”

    “挺好。”明成佑搂着怀里的瀚瀚,时不时逗逗他玩,尽管他嘴上说一直想要个女孩,但对两个儿子是喜欢得不得了,“瀚瀚,等小妹妹生出来后,老爸给你训练。”

    “训练什么?”罗闻樱好奇。

    “把妹啊,你家Y头正好可以让我儿子来追,这叫从小就抓基础。”

    傅染手肘撞向他腰际,“你可别总想教坏儿子。”

    “跟着他能好到哪里去?”明铮忍不住揶揄,傅染和罗闻樱也习惯了。他们婚后仍然住着罗闻樱的那套公寓,虽然面积小,但别样温馨。

    吃过饭,明铮送傅染和明成佑出门,家里还有个小子,总不放心外出太长的时间。

    明铮进屋时,看到罗闻樱站在阳台上,他伸手从后面搂住她的腰,“怎么不回房躺着?”

    “我想出去走走。”

    “待会我陪你。”

    罗闻樱握住明铮的手,“你骗人,医生压根没说男孩女孩。”

    明铮嘴角藏不住的笑意,“是,反正生出来儿子女儿我都喜欢。”他走到罗闻樱身侧,蹲下身将脸贴到她腹部上,“让我听听,我家宝贝有没有起床了?”

    罗闻樱手指抚过男人浓密的发丝,她唇角轻扬,“宝贝是不是在跟你说,他爱你?”

    明铮闭起眼睛,点了点头,神色别样的认真。“是。”

    罗闻樱笑意渐染,伸手揽住了明铮的肩头。

    (全部番外完)最新章节请百度搜索【北京爱书】(www.beijingaishu.net)搜集整理,手机端请访问(m.beijingaishu.net) 本书由<北京爱书网提供 www.beijingaishu.net
我推荐加入书签回首页
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