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结局 终章

类别:玄幻魔法       来源:beijingaishu.net      作者:二月榴     书名:纨绔少东霸爱妻
    最新章节请百度搜索【北京爱书】(www.beijingaishu.net)搜集整理,手机端请访问(m.beijingaishu.net)颜新一直都知道她不是个软弱的女性,凭她不依靠靳家,在KF分公司里走到今天这个位置,她也不是个任人拿捏的性子。只不过被她这样教训,面子上还是有些过不去,所以脸色青一阵白一阵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“颜新,如果你对我的敌意来自于我和你的血缘关系,认为我不配。我也可以告诉你,你认为高贵的血统我夏初根本不屑一顾。如果你惦记颜洗以后的遗产会被瓜分,也大可不必,因为比起靳家,颜家那点钱我还看不上。”虽然她也从没有肖想过靳家的什么,她凭自己一样可以活得很好。

    “当然了,如果你非要来招惹我,往我把那方面逼,到时候别后悔才好。”她放下狠话,将杯子搁回桌面,俯身搬起收纳自己物品的纸箱。

    走了两步又想什么,转头又说:“至于你那个妹妹,只怪她当年识人不清,怨不得别人。有时间来讥讽我,不如好好花时间来教导她,免得以后追悔莫及。”

    无视围观人的指指点点,纤细的脖颈挺得像只骄傲的孔雀,却又女王范十足。因为脚伤倒没有穿高跟鞋,但有些人气质并非需要这些物品的衬托。

    她腰杆挺的很直,步履沉稳地离开咖啡馆,留下一身狼狈的颜新站在那里看着她的背影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“大小**姐。”司机一直等着KF楼下,是看着她跟着颜新进了咖啡馆的。见她出来后,马上迎上来,接过她手里的东西。

    夏初将东西交给他后,迳自开门上了车。

    司机将纸箱放进后备箱后,绕到驾驶座。

    “去老宅。”她说。

    司机诧异地看了她一眼,不过并没有异议,安静地将车子开到老宅的方向。

    半个小时左右,车子进入老宅。

    靳家虽然没人在这里常住,但这边的佣人一直都还在,看到夏初过来,都有些诧异。

    “大小**姐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夏初应着,转头对司机说:“你先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司机点头,将车子开走。

    夏初进入住宅区的主楼,没有让人跟进来。

    司机将车子开出老宅不久,便给靳骄阳打了电话,报告行踪,并将自己在街上看到咖啡馆的情景全数转述给靳骄阳。

    靳骄阳挂了电话,起身时拎了车钥匙准备出去,这时内线响起来。

    “靳总,楼下有位姓颜的小**姐找您。”

    “说我没空。”现在他哪有心思管别人。

    说完也没有挂线,秘书便通过秘书室的玻璃窗子,看到靳骄阳急匆匆离去的身影。

    他乘了专属电梯下去,经过前台时,一名打扮入时的年轻女人挡住他的去路,喊:“靳骄阳。”

    靳骄阳不得不停了脚步,抬眸看到一张画着精致妆容,烫着大波浪长发的女人,下意识地蹙眉。

    女人见了他的反应,唇角含笑,问:“不认识我了?颜玉。”

    靳骄阳眉头皱得更紧。

    “冰城颜洗的女儿。不过我如果跟你叙旧,好像更应该提醒你,我曾经是跟你同校的女朋友。”见他拿陌生人的目光瞧着自己,可见他是对自己一点印象也没有的。

    提到同校女朋友,提到颜洗,他不由想到前不久夏初问他的一句话,她说:“靳骄阳,你大学时候是不是曾经交过一个姓颜的女朋友?”仔细瞧过这个女人,倒是有几分眼熟。不过她怎么会是颜洗的女儿?想到夏初和颜洗的关系,他忍住眉头皱得更紧的冲动。

    “找我什么事?”靳骄阳看着她问,模样分外冷漠。

    颜玉目光扫了扫四周向他们投过来的目光,问:“你打算跟我在这儿谈?”“就算我们曾经是男女朋友,如今咱们分手也有几年了吧?有什么见不得人的?”靳骄阳问。

    颜玉倒没想到分开这么多年,他对她倒还是一如既往的冷漠。看来自己先前,还是对他抱得希望太大。

    她并不气馁,反而笑了笑,故意凑近他的耳边,说:“靳骄阳,我可是为你打掉过一个孩子?”闻言,靳骄阳的脸色难看。

    颜玉伸手,慢条斯理地帮他弹了弹肩头并不存在的褶皱,说:“当年的手术单上,可是签着你的大名。我哥可是看到过的,不知会不会告诉靳夏初。”最后三个字被她咬得极重。

    音未落,腕子已经被靳骄阳骤然握住。

    “颜玉,当年那孩子是不是我的,你比我清楚。”他甩掉颜玉造次的手,对安保说:“把人清出去。”然后头也不回地离开环球的办公大楼。

    白色的车子楼前划了个弧,将被扔出来的颜玉身影远远抛在后面,直奔靳家老宅而去。

    “少爷。”他的车子冲进靳家老宅,就连管家都惊了。

    不知今天是什么日子,居然接连令家里两位主子过来。尤其是两人的脸色都不太好,更加让他战战兢兢。

    靳骄阳推门下车,并不看他,而是目光直视主楼,问:“大小**姐是不是过来了?”

    管家恭敬地低头,说:“是。”音未落,靳骄阳已经越过他面前,朝主楼行去,模样有些紧张。

    管家急急跟过去,喊:“少爷,少爷……”

    靳骄阳推开主楼的门,客厅内一片空旷,并无人影。

    这里自靳远过世后,靳家人再晚也不会留宿,所以并没有他们的房间。唯一有两人共同刻骨记忆的便是这间客厅。三年前的那晚,两人就是在这里的地毯上情不自禁。

    他目光落在那块地毯上位置,当然,地毯早就被他换掉了,不过花色相同。

    “少爷。”可怜靳家管家还是从前跟着靳远的管家,已经上了年岁,追过来的时候已气喘吁吁。

    靳骄阳回神,问:“人呢?”

    “少爷,我刚刚话没有还说完。大小**姐今天是来过,不过刚刚已经离开了。”管家回答。

    靳骄阳蹙眉,掏出手机给夏初打电话。那头是关机状态,他心上浮起一丝烦燥,出了客厅,疾步迈向自己的车子,然后驾车快速离去。

    二楼的方向,夏初站在窗帘前,看着那抹白色出了靳家老宅,渐渐消失在视野内。

    身后传来敲门的声音,然后靳家管家走进来,恭敬地喊了声:“大小**姐。”

    夏初转头,看着他,说:“谢谢你,王伯。”

    管家不敢答言,唯有将腰躬得更低。

    彼时,靳骄阳将车子开出靳家老宅后,便往家里的方向开去。路上甚至还给夏末打了个电话,她正在敷面膜,所以说话有些含糊不清。

    “夏初到家没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她回家,你好好注意着。若是再要出门,你一定要拦住她,等我回来。”靳骄阳叮嘱。

    夏末一听,惊得立马将脸上的面膜撕下来,问:“哥,你又把她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别问了,照我说的话做就是。”靳骄阳此时哪有心情跟她解释?

    夏末撇撇嘴,觉得哥哥这感情真是一波三折,只得应了声,说:“你快点回来。”挂了电话之后,靳骄阳将耳机扯掉,脚下油门踩到底,往家里奔去。

    他进门的时候,夏末正在客厅里吃零食。听到佣人喊少爷的声音转头,便见靳骄阳一阵风似的奔过来。再定眼,靳骄阳已经到了自己面前。

    “夏末,夏初有没有回来?”他双手抓住妹妹的肩头,着急地问。

    夏末被他抓痛,不由蹙了眉头,摇头。

    “没有回来?”靳骄阳又问。

    夏末痛得说不出话来,只得点头。

    靳骄阳整个人像被抽净了力气一般,慢慢松开了抓住夏末的手。

    夏末皱着五官,揉着被他抓痛的肩膀,问:“哥,到底发生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靳骄阳不回答,手捂住额头,一脸恼恨状。

    “你别这样,也许她只是觉得有点闷,出去走走,晚上就回来了。”夏末安慰。

    靳骄阳却像没听到似的,只坐在客厅里一动不动,失了神般。

    夏末看着担心,偷偷拔了夏初的手机,果然是关机状态。然后又给靳名珩与宋凝久分别打了电话探口风,均说没有见过夏初。

    下午的时候,两人也陆续回到家。便看到儿子失神地坐在客厅,而女儿一副担忧之色。

    晚上,家里的座机响了。

    “大小**姐。”王妈惊喜的声音传过来,立马引来所有人的注意力。

    尤其是靳骄阳,立马夺过电话,问:“你在哪?”

    那头夏初听到他的声音,抓着机身的手不自觉地紧了下,喊:“骄阳,我和朋友出去玩几天,代我告诉我爸、妈一声。”

    “我问你在哪?”他吼,一整天担忧的心情,在听到她过于平淡的声音时濒临爆发。

    那头似乎沉默了那么一秒,她说:“骄阳,我会回来的。再见。”

    这次不待靳骄阳吼出来,那头挂了电话,所以他耳边只剩下一片忙音。

    “她说什么?”宋凝久问。

    何止是她,靳名珩与夏末也眼巴巴地瞅着靳骄阳。他的脸色极度难看,带着面对夏初时最直接的反应,他稍微调整了下,回答:“她说出去玩几天。”

    说是玩几天,其实就是难以面对。

    靳名珩与宋凝久,甚至夏末的第一个反应,她的出走是因为身世。而只有靳骄阳担心,担心她是介意颜玉。

    当年她不介意,是因为她不爱自己,而现在不同,更何况那个人还是她有血缘关系的妹妹。

    “她想通了自然会回来的,不要担心。”靳名珩这般安慰儿子。

    靳骄阳顿时有点哑巴吃黄莲的感觉,若是他敢把自己当年做的荒唐事说出来,靳名珩非扒了他的皮不可。

    自此,夏初失踪。

    靳骄阳几乎找遍了所有认识她的人,都没有她的消息,好像突然从这个世界中消失了一样。他每天都被这种无力感席卷,感到无比绝望。

    一个月后,靳名珩与宋凝久举行结婚二十八周年纪念日的消息在媒体大肆报道,称当晚群星汇集,政客名流集结。靳名珩接受采访时,也称届时会介绍靳家的三个子女给大家认识。

    靳家在昕丰的地位不言而喻,靳名珩与宋凝久的感情简直可以称为夫妻楷模。提起多年前的那个盛大婚礼,至今令许多人难忘,羡慕不已,所以这一晚可谓昕丰市内的一大盛举。

    数着日子一天天地过去,可谓度日如年。终于,这一天在万众瞩目下到来。

    会场定在锦江酒店,参加宴会的客人都必须持有邀请卡。入场前,更要经过严密,仔细的探测、审查。

    宴会开始的时间越来越近,靳骄阳看表的频率也愈加频繁。

    “咱爸都已经说了会介绍自己的三个子女给大家认识,只要姐姐看了报导,绝对不会让爸下不来台的,所以放心吧,她一定会来。”夏末安慰。

    话音刚落,便有预示着宴会开始的音乐响起。

    众人抬目,便见一身盛装的宋凝久挽着西装革履的靳名珩出现在二楼。踩着厚重的红色地毯,在众人的瞩目下由旋转楼梯上走下来。

    闪烁的镁美灯下,宋凝久如公主一般。虽然岁月未曾在两人脸上留下多少痕迹,可是比起从前的青涩,此时的她笑得优雅又成熟。

    靳名珩与她牵手上台,开场白自然以今天的结婚周年日为主题,倡导爱情。

    他们虽然结婚二十八年,自相识起算也有满满三十年。有一种爱不必大声宣告,便可以在他们眼中看到缠绵。人们看着眼前的他们,终于相信爱情人类是最好的滋养。

    靳名珩送了礼物给宋凝久,然后便是靳家子女送礼物的环节。靳骄阳与夏末上台的同时,意外看到夏初率先一步走到了他们前面。

    明明一直在关注,竟不知她什么时候进的会场。

    夏初穿了一袭水蓝色的拖地长裙,将整个纤细的身影映得更加亭亭玉立,妖娆聘婷。在一片惊艳之声中,手里托着礼物盒,缓缓走到父母面前。

    她将礼物送到宋凝久面前,宋凝久接过后。她分别抱了抱父母,说:“爸、妈,结婚二十八年纪念日快乐。”靳名珩看着夏初点头,虽然面上平静,谁也不知他此时内心的翻涌。相比起来,宋凝久看着眼前出现的大女儿,眼睛却早已有些湿润。

    靳骄阳被夏末挽着走近时,他目光仍一瞬不瞬地落在夏初脸上。仿佛带着不敢置信,深恐自己眨下眼睛她便会消失不见一样。

    整个送礼物的过程,他都有些浑浑噩噩,还好有夏末撑着,总算过去。夏初趁着靳氏夫妇跳开场舞,本欲悄悄退出会场,只是不曾出了酒店,就被人抓了个正着。

    “夏初。”手臂被人抓紧扯了一下,她原本以为是靳骄阳,转头却看到了颜洗。

    “放手。”看到这张脸,她神色一下子冷下来。

    “夏初,我等你很久了。我知道你已经知道我是你什么人,你能不能给我一个机会?”颜洗满脸着急地说。

    人家认亲都是热泪盈眶,也有人满口谩骂责备。而他自那天见过这个女儿以后,她不止对自己闭而不见,甚至玩起了失踪。

    “机会?”夏初重复,眼睛里的讽意分外刺目。

    “难道你不想了解一下我和你亲生母亲的事吗?我为什么这么多年没有找你?”他觉得这才是一个正常女孩子该有的反应。

    “是啊,为什么?”她看着他的眼睛里溢满讽刺。虽然是这样问,可是完全没有了解的诚意。

    她眼中的讽刺太过刺眼,令颜洗不敢直视。他低垂下眸子,满脸愧疚,唇掀了掀却没有说出口。他知道她这样的态度,他纵使说出来她也听不见去。

    “没话说了?没话说我可以走了吗?”夏初作势要走。

    “你妈她已经死了,难道你就不能原谅我们吗?”颜洗问,声音极为痛心。

    夏初身形微震,转头面对他时却很平静,声音极冷地说:“我妈叫宋凝久,她很好,没事你别咒她。”

    “不,你妈叫李娅南,她是一个很好的女人。我不反对你对靳家的感情,可是你不能否认她给了你生命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她是很好的女人?原来很好的女人是给你当小三用的?”

    颜洗闻言,脸上闪过一抹难堪。

    “颜总,你二十八年来没有认我,为什么现在要认?你不觉得我在靳家很好吗?虽然大家都知道我是养女,可是没有人看轻我。如果有人欺负我,我的父母,骄阳和夏末,他们第一个不答应。”“而你认我,除了让我背上私生女的名声外,到底还能给我什么?”

    她知道她这样说很自私,毕竟眼前的人给了她生命。可是生而不养,他又有什么资格认自己?

    颜洗被堵得哑口无言。

    是啊,现在的夏初过得这般好,是真的不需要自己。

    “我从前不知道你的存在……只是想见见你而已……”他喃喃自语。

    “那你现在见到了?就请退出我的生活圈子,让我活得更自在一点行吗?”夏初的模样看起来真的很冷,可是没人知道她的心是疼的。

    靳氏夫妇从小待她极好,极好,与靳氏兄妹的感情也很好很好,所以她的人生走过的二十八年很幸福。身世的事她不是没有想过,但是因为缺憾被填补,所以变得不是那么重要,更没有强求过。

    她承认,最初得知身世时,她很震惊。于是那几天她看似平静,却暗中调查了颜家的关系图,然后失望地发现自己并非他的妻子所出。

    那一刻她唇角挂满讽刺,讽刺自己痴心妄想。如果她是正妻所出,又怎么会被别人领养?躲起来是因为悲伤,无法接受这样的身世。

    至于靳骄阳,她亦分不清自己是自卑多一点,还是对他曾经的荒唐生气多一点。

    “夏初,给我一个弥补你的机会好不好?”论到口才,他这个商界大鳄面对这样的女儿,已经词穷。因为说得再多都是推诿责任,都是狡辩,那样更可耻。

    “好啊。”她爽快地答应,反而令人感觉像是出现了幻听。“管好你的儿女,别让他们打扰我的生活。更不要妄图给我什么,因为那不是赠予,而是给我增添烦恼。”

    “最后一点要求:远离我的视线。因为我的父亲永远叫靳名珩,母亲叫宋凝久。”

    她明确表明自己的立场和态度,颜洗闻言,脸色顿时变得难看。他大概怎么也没想到,自己的亲生女儿,纵使再没有情感,也不能说出这样的话来。

    夏初却不想与他纠缠,抽身便走。

    “夏初。”他叫,声音里充满了痛心和懊悔。

    夏初脚步微顿,却没有回头。

    “我答应你。”他说,声音里隐有哽咽之意,却也已是万念俱灰。

    夏初抬步走开,却在他看不到的地方颤颤呼吸。因为觉得胸口被什么塞住了,很堵,呼吸都不畅起来。原本想将他当成个陌生人的,看来还是有怨,所以做不到。

    颜洗站在那里,看着的背影出神。这样的个性,这样的背影,与记忆中的那个女人的影子重叠……

    夏初原本是要离开酒店的,被颜洗这样一搅和走反了方向,直到走到宴会厅,里面的喧哗迎面扑来她才惊觉。深吸了口气,尽量使自己的神色平静,才抬步走进去。

    “靳小**姐,不知有没有荣幸请你跳支舞?”眼前人影一晃,一个西装革履的青年才俊便站在她的面前,摊开的手心做着邀请的动作,带着不容拒绝的意味。

    她正犹豫着答不答应,手未抬起,腰间骤然一紧,侧目,是靳骄阳搂住了自己。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,她只跟我跳舞。”靳骄阳占有味十足地直接告诉那个男人。

    那人面对他放肆的目光,只好讪讪笑着走开。

    “放手。”夏初低斥。

    “放手你又跑了怎么办?”靳骄阳问,模样有些无赖。

    “我是你姐姐,你不怕别人说闲话吗?”她瞪着他。

    靳骄阳闻言笑了,他头微低,唇落在她的耳边,说:“姐姐,你觉得你在他们眼中还是我姐姐吗?”也只有她还自欺欺人罢了。

    夏初目光扫过四周,周围许多人虽然各自交谈着,可是都不时拿暧昧的目光往两人身上瞟。

    靳骄阳从小就到处嚷嚷夏初是家里的养女,可是别人如果看轻她一点,他也第一个不轻饶目的又是什么?已经不言而喻。

    “那你也离我远一点。”夏初推他,模样有点冷。

    靳骄阳正欲说话,余光瞟到颜玉站在餐饮区,手持一杯果酒,笑得一脸优雅地朝他举杯示意。

    晃神的功夫,夏初已经推开他。

    “姐姐。”她走了没两步,夏末便已经迎上来。

    她可以给靳骄阳冷脸,面对总是笑容甜甜,依赖自己的夏末却板不起脸来。

    夏末看了站在她身后,一脸挫败的哥哥。笑了笑,挽着夏初的手说:“我有几个朋友想跟你认识,给个面子呗。”夏初现在哪有心情认识什么朋友,可是她也脱不开身,便跟着夏末过去了。

    夏末的朋友性格都跟她差不多,一群小姑娘又个个都是热情的很,不知不觉就敬了夏初不少酒。她本来心情不好,平时在外面也算克制,尤其是父母的结婚纪念日。

    可是夏末一直劝她酒,说她醉了可以直接去客房休息。

    夏初心里的确有些愁闷,又暂时不想面对颜洗和靳骄阳,便就真的一杯又一杯地喝下去。直到天旋地转,看人都是双影的时候,她还能意识到自己是真的喝多了。

    “扶我去睡会吧。”她醉了也不闹,好像意识还挺清醒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夏末搀着她往宴会厅外走,转身的时候与一时关注着这边的靳骄阳对望了一眼。

    夏末将夏初安置在客房的床上,帮她脱了鞋子,盖上被子,然后倒了杯水喂她。夏初只觉得有些头晕,口干,便顺势喝了,然后迷迷糊糊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也不知过了多久,再醒来时,还感觉头疼欲裂。下意识地伸手去撑额头,却发现怎么也抬不起来,手腕像被什么勒着似的有些疼。

    她惊觉不对地睁开眼睛,然后看到自己居然被绑在床上。勒住腕子的是个蓝色条纹的布条,看起来更像是条领带。她心里一突,发现连脚也被绑住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她反应有些激烈,被子揉到了身下,才发现自己连衣服都没穿,而且胸前交错着吻痕。现在已经不止是害怕的问题,她目光急切地扫向室内。

    然后她发觉房间并不像是普通的酒店客房,尤其是那窗子不同。因为窗帘拉着,所以室内的光线有些昏暗,一抹红光透过窗帘照进来散发出朦胧的光,像是旭日。

    她冷静下来之后,听到外面传来的声音,像是海浪。那么她是在船上?有了这样的认知之后,纵使游艇开得再沉稳,还是能感觉到轻微的摇晃。

    她仔细回顾昨晚,自己喝醉了酒,还知道是夏末把她送到客房的。既然是夏末照顾自己,又怎么可能让她身处这样的地方?

    皱眉,这时房门被人推开,靳骄阳挺拔的身影出现在门内,令一切有了很合理的解释。

    “醒了?”靳骄阳问着走过来,坐到床头,将她的身子从床上托起来,杯沿压到她的唇上,说:“先喝点水。”

    夏初嘴里的确火烧似的,便听话地张嘴喝了一口。待到温热的液体润过咽喉,她终于感觉舒服了一点。说:“把我放开。”

    靳骄阳仿佛这才发现她手脚还被绑在一起,此时他的手托着她光**的背部,凌乱的发丝粘着她的脸颊,说不出来的诱惑人,令他眼神幽暗了下。

    “靳骄阳,我说你把我放开。”注意到他看自己的眼神变化,就连他摸着自己后背的手,都感觉炙烫无比,她才开始紧张。

    靳骄阳喉结轻滚,用了很大的意志力才移开目光。将她放回床上,扯过被单裹住她,说:“既然绑了,我们把话说清楚再解开不迟。”

    “靳骄阳!”夏初拿不敢置信的目光看着他。

    相比起她的激动,靳骄阳则显得淡漠很多。

    他看向夏初,问:“你这段日子失踪,连我也不见,是不是因为颜新跟你说了颜玉的事?”

    夏初听到这个名字,一股不舒服由心头浮起。蹙眉,赌气地别过眼。

    靳骄阳却不容她逃避,捏着她的下颌面对自己,问:“回答我是不是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夏初咬牙,将这个字咬得极重。

    她从来都没有这般痛恨过自己,痛自己过去那般纵容靳骄阳。纵容他**那些女朋友,到头来最受不了还是自己。更为荒唐的事,当年颜玉做手术室时,是靳骄阳打电话给自己的,她为他忙前忙后,跑上跑下。

    她明明那样懊悔,恨不得一切重来。去告诉那时候的靳骄阳,让他离那些女人远一点,因为他未来是自己。可是靳骄阳看到她的反应却笑了,那种笑从眼睛里迸发出来,想要掩藏都掩藏不住。

    “你终于学会吃醋了吗?”他甚至高兴地捧着她的脸,啄了下她的唇。

    夏初拒绝,满脸不快,他也毫不在意。只攫着她的唇,辗转吸吮,描绘,然后进驻。

    当然夏初还在气头上,所以咬紧着牙关不准他得逞。他便轻咬她的唇间,趁她吃痛,滑腻的舌便已经溜进去,勾住她的舌纠缠。

    夏初渐渐被吻得瘫软,意乱情迷,她被放开时,空间里出只剩下两人微微的喘息。

    “靳骄阳,我还没有原谅你。”她唇都被咬肿了,犹没有忘记自己的初衷。

    靳骄阳闻言笑了,他起身拉开窗帘,然后打开房间的大灯。折回来时从床头的抽屉里拿出一份资料,打开后举着让她看得更清楚一些。

    他说:“这是当年颜玉堕胎时的资料,里面还有那个胎儿的DNA比对,这孩子不是我的。”

    夏初闻言震惊,看着靳骄阳,问:“不是你的,当初你签什么字?”

    她半夜接到电话赶到医院时,颜玉已经在手术室里了。靳骄阳面色阴霾地倚在手术室外,那医生一直数落他的不负责任,为此他还差点和那医生打起来。这些,她记得都非常清楚。

    靳骄阳闻言看了她一眼,那一眼与平时有些不同,好像有些不好意思似的,反正不属于靳骄阳的表情。

    他说:“当年我和颜玉也不是男女朋友关系,因为她常跟晖子和我的发小们混在一起。又喜欢粘着我,我为了试探你,所以听之任之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晖子记得吧?他出国的时候,我们出去玩喝醉了酒,她和晖子发生了关系。颜玉想赖到我头上,我们发生了争执,就失手推了她一把。哪知她怀孕三个多月了……晖子当时在国外,你也知道他那人,根本联系不上……”总之当年就是一笔糊涂帐。

    当年颜玉一哭二闹三上吊,非要让靳骄阳负责,他不得以才做了这份检测,没料到今天会成为还他清白证据。

    “那你也杀了那样一条小生命。”当年靳骄阳很混啊,她不是不知道,如今听到那些荒唐事,还是觉得很混。但是不可否认,他并没有曾经与颜玉有过那种关系,也并没有孕育过一个孩子,这令她心头舒服不少。

    “夏初。”他看着她喊。

    “嗯?”夏初应着抬头,正撞进他深邃的眸子里去。

    不及看清里面的情感,唇已经被他再次攫住。

    他俯身将她压在柔软的床被间,误会解除,当务之急便是给自己灭火。他真的忍了很久很久了,再忍下去浑身的热量都会爆炸。

    可怜夏初双手双脚还被绑着,就这样被急色的他吃尽了豆腐,并无半丝反抗之力。

    “你先帮我解开,唔唔—啊——”唇好不容易被放开,她喘了口气提出要求,脖子却被他咬了一口。

    “既然绑上了,不如做完再解。”他说,眼底闪烁着邪恶的光,令夏初浑身都打了个颤。

    事实证明,靳骄阳真的是个变态啊。

    从前与她在一起还算有所克制,这方面还算正常。这次也不知吃错了什么药,简直怎么羞人怎么来,弄得夏初几次都恨不得跳海死掉。

    窗外,汪洋的大海一望无际。室内,他们在欲海中沉浮……

    夏初真的不知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,她隐约记得自己还有意识的时候,对靳骄阳指责:“你明明说过不会再动我一根手指头的,居然绑我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你昨晚喝得太多,我怕你从床上掉下去。乖,睡吧。”他诱哄着,吻了吻她的额。

    事实上是她昨晚喝多了酒,总往他身上蹭啊蹭,蹭的他身上邪火乱窜。想上她吧,她又一劲的皱眉说难受,令他不忍,才不得不气愤地把她绑了。

    总之,他是把昨晚忍的今天全补回来了。

    就这样,两人连饭都没有吃,就这样累惨地躺在床上睡着了,就连游艇什么时候靠的岸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靳名珩等人闻讯赶来,不顾一切地冲进客房,打开门便看到两人相偎着躺在床上。反正整个屋子里除了床上,到处都是凌乱的一片,可见战况之激烈,欢乐过后的糜烂气息还未散。

    “爸?”靳骄阳也是吓了一跳,赶紧拉了下被单,确定夏初没有走光才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彼时的夏初虽然听到动静,却累得连眼睛都懒得睁,直到听到靳骄阳那个爸字出口才惊醒过来。睁开眼皮,就见靳名珩、宋凝久以及夏末,还有靳骄阳的好友都站在房间门口,而地上还散落着两人的衣物,顿时有种被捉**在床,跳海的冲动。

    众目睽睽之下被抓了个现形,所以结婚便变成了刻不容缓的事。靳家的动作很快,因为财力雄厚,要在一个月内打造一个世纪婚礼也是轻而易举的事。何况他们家既要嫁女儿,又要娶媳妇,说来也是佳话一段。

    婚礼那天,外面正如火如荼地忙碌着,坐在梳妆台前,身着婚纱的夏初看着镜子里的自己,至今的感觉还有些不太真实。

    “哇,新娘子今天好漂亮。”夏末感叹。

    夏初闻言转头看着夏末,目光定定地瞧着她,虽然唇角含笑,可是那眼神也让人感觉毛毛的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夏末下意识地摸摸自己的脸,问。

    “夏末,爸妈结婚纪念日那天,我是不是被你和骄阳算计了?”她问,目光没放过夏末脸上的每一分变化。

    夏末闻言,眼睛闪烁了下,然后表情无辜地反问:“结婚纪念日?怎么了?”

    夏初收回目光,笑笑,说:“没事。”

    “哎哟,今天是你和哥结婚的日子,不要想那么多啦,做个开开心心的新娘子吧。”夏末说。

    夏初点头。

    夏末看着夏初唇角恬淡的笑容,心却一直往下沉。别人不知道,她还是知道这个姐姐的,绝对是个瑕疵必报的人。如果被她知道,自己铁定会死的很惨。

    婚礼是在湿地公园举行的,空气好,风景更好,清爽宜人的天气,阳光普照。

    婚礼的时候,靳名珩执着她的手交到靳骄阳手上。两人在神父的指引下互换戒指,宣誓,亲吻。

    颜洗的车子停在婚礼外面,远远看到这一幕,并没有进去。他信守承诺不打搅她的生活,也勒令自己的一双儿女不得与靳家来往,找她的麻烦,甚至撤掉了KF在昕丰市的分公司。

    他送了她礼物,与众宾客的礼物放在一起。也许不会被她重视,但是他的心意。

    他想,这是他唯一不会让夏初有负担的方式。

    晚宴,照旧选在锦江。

    靳家的盛事,昕丰瞩目。夏初换了今天的第四套晚宴礼服,在靳氏夫妇的带领下,满场敬酒。绕过一圈之后,纵使她穿习惯了高跟鞋,这脚也不像自己了的似的。

    “累了吧?找个地方坐一下,剩下的我自己来就成。”靳骄阳执着她的手,模样十分心疼。

    “哎哟,哥哥,你还能再恶心点嘛,我把刚才吃的东西都要全吐出来了。”靳骄阳的一众发小做伴郎,对于他这种不避讳人的爱妻之语,极尽调侃几句。

    “滚,喝多了吧,要吐回家吐去。”靳骄阳踢了为首的那人一脚。

    当然是没踢着的,因为那人动作灵敏地退了一步。说:“别啊,我们如果都滚了,没人帮你挡酒,你这洞房花烛夜是过还是不过?”

    “过当然是能过的,就是要看想怎么过?”

    一群人长大的,从前因为夏初是姐姐压着他们,他们在她面前还节制一点。如今长姐变成了嫂子,这群人越发肆无忌惮。

    “哥,这群混球都是闲坏了,你还不赶紧敬酒去。嫂子这边我来照顾,你放心吧。”夏末走过来,瞪了那几个没正形的男人一眼。

    她与靳骄阳同岁,靳骄阳跳级她可没跳,所以跟这群人不是同学就是校友,又加上跟靳骄阳混的熟,大家都认识。其中也不乏对她有意思的,很自然地就收敛了一点。

    “嫂子,这称呼好,赏。”靳骄阳今天高兴,别人说什么他也不在意。

    “谢赏。”夏末像古代丫环似的朝他福了一福,然后就搀着夏初走开了。

    “姐,坐这。”夏末殷勤又狗腿地倒了杯水递给她,像伺候老佛爷似的。

    “不叫嫂子了?”夏初看着她问。

    夏末被她看得心虚,不过面上并不露出来,笑嘻嘻地回答:“这迟早是要改口的,咱要习惯。”

    夏初看着她笑笑,倒没说什么。

    她越是什么都不说,夏末心里就越发毛。正想着姐姐这报复会从哪下手,就见一身青色西装的年轻男人身影出现在宴会厅门口。

    标准的冰块脸映进眼眸,夏末惊的一下子站起身,问:“他怎么会来?”邀请人的名单是她和妈妈拟定的,根本就没有请他好嘛。

    “我邀请的。”坐在桌边的夏初喝了口水说,不咸不淡的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不过夏末看到男人的目光在会场扫了一圈,好像定在了她的方向,也顾不得那么许多了,提起裙摆就往宴会厅外面跑,好似后面有饿鬼追她一般。

    “邵医生。”

    “邵医生。”

    男人所过之处,许多人都在跟他打招呼。男人眼中是恭维,女人眼中是惊艳。而他脸上神色淡淡,唯有一双深邃的眸子牢牢锁住夏末离开的方向,脚步不疾不徐地追去。

    “他谁啊?”有人一脸迷茫地打听。

    “他你都不知道?咱们D省检查厅长的独子。”他空降到昕丰,可谓是昕丰新贵。多少人等着、盼着有个机会跟他套交情都找不到路子,可见这靳家还真是不简单。

    夏末可不知这些,她一口气跑出宴会厅,无头苍蝇似的在花园里乱转,寻找着自己的避风之所。人刚刚转过走廊转角,迎面就结实地与来人撞了个正着。

    “啊!”惊叫出口之时,已经被他按到墙上。

    “还跑吗?”男人的身高挺拔,几乎将娇小的她完全笼罩在阴影下。

    “管你什么事?”纵使自己受制于人,她还嘴硬。

    “你夺走了我的第一次啊,我是不是该趁这个机会讨回来呢?嗯?”灯光下,那张脸仍是万年难化的冰块脸,棱角都像冰碴子堆出来的,可是嘴里吐出的竟是这么无耻的话。

    夏末的脸腾地一下子就红了。最新章节请百度搜索【北京爱书】(www.beijingaishu.net)搜集整理,手机端请访问(m.beijingaishu.net) 本书由<北京爱书网提供 www.beijingaishu.net
我推荐加入书签回首页
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