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09章大结局 9

类别:玄幻魔法       来源:beijingaishu.net      作者:圣妖     书名:惹爱成瘾
    最新章节请百度搜索【北京爱书】(www.beijingaishu.net)搜集整理,手机端请访问(m.beijingaishu.net)“他们要是过来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放心吧,他们还不会划。”占东擎开始动了起来,苏凉末被他顶的往前走了步。

    他早就有他的主意,这就叫上了贼船,两个小孩玩得正起劲,估计就算喊他们过来也不会搭理的。

    他动作越来越大,苏凉末渐渐承受不住,况且只能站着,又找不到一个更好的姿势,占东擎见她弯着腰,他跟苏凉末换了个方位,稍一用力,便将她正面抵在泳池边沿。

    这下,出入那是更方便了。

    苏凉末双手趴在池壁上,波光粼粼的倒影随着她摆动的身体而上下浮动,犹如一幅最优美的画,她头发也全湿了,这会搭在颈间,占东擎手掌在她锁骨处徘徊,尔后慢慢滑至她颈后,摩挲着她白嫩的肌肤。

    此情此景,占东擎全身的肌肉都因亢奋而绷起,就等着临门一脚。

    忽然,传来了小孩子的尖叫声。

    “爸爸,妈妈,哇”

    苏凉末原本是趴着的,这会听到哭声望过去,竟见喜喜翻下了皮艇,一向皮实的岳岳也吓坏了。

    她惊得一巴掌往占东擎腹前推去,硬生生将两人分开。

    “快去看看!”

    占东擎还好,只需要把泳裤往上提便行了,他飞快地朝着皮艇方向游过去,苏凉末往前划了两步,将浮在泳池水面上的内裤取过后穿上。

    岳岳坐在皮艇上吓得直哭,占东擎游过去一把将喜喜抱起来,还好只是呛了两口水。

    他大掌小心翼翼在喜喜背后轻拍两下,苏凉末也来到了他身侧,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占东擎朝着岳岳一指,“是不是你把姐姐推下去的?”

    岳岳吓得不住摇头,“不是,不是。”

    “还说不是,就你们两个人,难道还是姐姐自己翻下去的?”

    “哇”

    “还哭!”占东擎将喜喜交到苏凉末手里,他手一托将岳岳抱到怀中,“给我说实话!”

    “就没有!”

    “还嘴硬是不是?”占东擎抱着岳岳离开泳池,苏凉末和喜喜跟在后面,“东擎,算了。”

    男人大踏步来到屋中,保姆见状,取了几块大毛巾过来,占东擎将岳岳推到墙根处,“给我站好了。”

    岳岳笔直着双腿,苏凉末哪里舍得,她将喜喜交给保姆,“先带去洗个澡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苏凉末拿了条毛巾,走过去给岳岳披上。

    占东擎一把又将她拽回来,“还不肯承认错误是么?”

    “喜喜和岳岳玩,她站起来,晃啊晃的掉下去……”岳岳想要说明,那不是他的错,可占东擎这会在气头上,一把拉过岳岳往他小屁股上重重拍了下,“平时就看你皮最厚,教过你多少次了,你是男生要照顾女生,什么都和姐姐抢,以后看见一次我打你一次。”

    “呜呜呜”岳岳可委屈了,都说喜喜是姐姐,可姐姐不应该让着弟弟吗?

    苏凉末走过去拉住占东擎的手臂,“好了,这又不是什么大事,你发什么邪火?”

    他也确实有一把火在体内烧到一半,还没发泄出来呢,就被两个小家伙给浇熄了。

    “站在这别动,听到没有?”

    岳岳可怜地望向苏凉末,“妈妈。”

    苏凉末蹲下身,“那岳岳有没有推喜喜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占东擎拉过苏凉末的手臂,“让他在这站着。”他朝岳岳说了句,“我让你动之前,不准乱动,给我紧贴墙角站着!”

    岳岳委屈的不行,可又争辩不过,只能站在那动也不动。

    苏凉末上楼后洗了澡,占东擎进浴室时,门是被反锁着的,好不容易等她出来,男人就堵在门口,“怎么还锁门,一起洗多好。”

    苏凉末用毛巾擦着头发,“你打算让岳岳站多久?”

    “等我洗完澡就下楼了,把你急的。”

    “占东擎,你是因为事情做到一半,才把火发在岳岳身上吧?”

    他伸手去抱她,“怎么可能。”

    “我看你就是这样。”

    苏凉末没再理睬他,径自回了卧室,占东擎洗完澡后下楼,看到小男孩还维持着那个动作站在墙角一动不动,他垂着脑袋,身影被灯光拉得老长,占东擎拉了张椅子坐到小男孩对面。“岳岳。”

    “爸爸。”

    占东擎伸手将他拉到跟前,“走,爸爸给你洗澡去。”

    翌日,两个小的便将这件事忘得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苏凉末这天休息在家,下楼的时候听到岳岳在喊韩叔叔。

    她来到客厅一看,果然是韩增和李斯来了。

    李斯穿着宽大的连衣裙,但坐在沙发上还是能明显看到她隆起的小腹,见到她下来,韩增喊了声,“嫂子。”

    李斯揶揄道,“真土。”

    韩增抱着岳岳在边上玩,苏凉末走过去拿个抱枕递给李斯,“垫在后面会舒服些。”

    “好几天不见,岳岳又变帅了是不是?”

    “韩叔叔,你什么时候教我打枪啊?啾啾啾”岳岳两根手指朝着韩增身上打去。

    “那可不行,你爸爸肯定不让。”

    岳岳还不懂这些,韩增将岳岳放下来,喜喜也来到人群中间,她扑向李斯要她抱,韩增紧张地伸手将她隔开,“喜喜,阿姨怀着小妹妹呢,现在还不能抱你。”

    李斯摸着自己的肚子,“就你最紧张,没事啦,坐腿上可以。”

    苏凉末伸手抱过喜喜,“韩增说得对,你现在这样不能抱孩子。”

    “苏姐,他就是喜欢大惊小怪。”

    李斯嗔怪道,心里其实明白,韩增这样的男人,不会太多的甜言蜜语,但生活中他并不是马大哈,他很细心,时刻会惦记她保护她,能让她吃甜的,肯定不让她吃苦。

    苏凉末看着这张熟悉的脸出神,相较李丹而言,李斯的命就好得多了,她心里堵着一口气似的,目光落向李斯的小腹,她又觉释然了,每个人都有已经注定好的路要走,谁都强求不得。

    喜喜和岳岳凑到一起总是会闹,闹着闹着就要打起来。

    喜喜虽然比岳岳先出生,但毕竟是女生,总喜欢缠着岳岳,可岳岳总嫌她太麻烦,玩也不想带她。

    送走了韩增和李斯,又恰好占东擎从外面回来。

    两个小的自顾在玩。

    “别抢啦,讨厌。”

    “你才讨厌。”

    苏凉末看着电视,同样的话再次窜到耳朵里,她天天听着都快起老茧了。

    岳岳拿着个足球,喜喜也想玩,他躲开喜喜的手,“男生玩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喜欢。”

    “那边有。”岳岳指着不远处的角落,占东擎给他们买玩具都是双份,从来不会落单。

    喜喜伸手抱住岳岳的足球,“我就喜欢这个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给。”

    “给。”

    两人开始拉扯,苏凉末看了眼,目光别回去重新看娱乐新闻,她拿零食的手一顿,“王菲和李亚鹏离婚了?”

    占东擎翻看手里的报纸,“什么?”

    苏凉末感叹声,“再也不敢相信爱情了。”

    占东擎合起报纸,各大娱乐新闻都在播放这条爆炸性新闻,曾经轰轰烈烈的一对,如今也只落得个曾经爱过,占东擎伸手将苏凉末搂过去,“放心,爱情一直都存在,凉末,我爱你。”

    苏凉末凑过去在他脸上轻吻,“我也爱你。”

    两个孩子还在抢小球,互相瞪着对方,喜喜黑亮的眸子直盯岳岳,过了半晌后,忽然感觉困了,人一歪就睡在了爬行垫上。

    岳岳奇怪地看她眼,“猪。”

    这样都能睡着。

    苏凉末又朝着兄妹俩的方向看眼,她伸手撞了下占东擎的手臂,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让他们俩闹去。”

    “你看看啊。”

    占东擎一眼望过去,两人同时起身朝着游乐区走去。

    岳岳在抛球,看到占东擎过来,他指了指地上的喜喜,“喜喜睡觉。”

    占东擎蹲下身,喜喜滚在一边,一看就不是正常的睡姿,占东擎气得两眼冒出火来,他一把掐着岳岳的脸蛋,“爸爸跟你讲过几次了,不能让喜喜睡觉。”

    岳岳丢开手里的球,“爸爸偏心,是喜喜自己要睡得。”

    “你再说!”

    苏凉末上前,拨开占东擎的手后将儿子拉到跟前,“跟妈妈说,你为什么又让喜喜睡觉?”

    “她当时瞪我,我也瞪她,我想让她睡觉,睡着了就不用抢我皮球。”岳岳想到这,忽然心花怒放起来,“妈妈,妈妈,喜喜这么听我的话吗?”

    占东擎拽着他的胳膊将他拉进客厅,自然免不了一顿胖揍,岳岳哭得不行,苏凉末看着也心疼,可这是没办法的事,如果不让岳岳知道怕,他的这种能力一旦显露,并且被别人知晓的话,会招来难以预料的麻烦。

    岳岳喊着知道错了,其实压根不知道错在哪。

    跟他讲,他也还不懂,占东擎只能让他记着疼,从而避免让他下次再犯。

    阿纱这两天又来御洲了,她追流简的事闹得满城风雨,说出去谁能不知道。

    流简也硬是吊了她两年,也不说同意,但也没拒绝,苏凉末劝过他,毕竟也老大不小了,他通常都笑而不语。

    苏凉末有时候也会去帮会,她闲不下来,不少小分帮还是她打理起来的。

    喜喜和岳岳上了托班,转眼天转凉了,苏凉末开车来到帮会,推开车门下去,黑色的紧身牛仔裤塞在长靴里头,V领毛衣紧贴着上半身,尽管生过两个孩子,但她的身材依旧保持如初。

    走进大楼,门口的保镖毕恭毕敬弯腰,“夫人。”

    苏凉末点下头,高跟鞋踩着光可鉴人的地面向前,如今的御洲,占东擎已然能一手遮天,处在权利最顶峰,自然是无限荣光。

    苏凉末来到顶层的办公室,电梯扶摇直上,透明玻璃外,能俯瞰整个御洲。

    这儿是他们的黑暗王国,如今,正以难以想象的速度一寸寸扩张着版图,苏凉末的手贴向透明玻璃,她想,她可能本来就不是那种能安于现状的,也不可能会躲在男人身后乐享其成,她喜欢这样拼搏的感觉,更喜欢和占东擎并肩站在高处看风景。

    来到顶楼的办公室,每一层都分站着保镖,见她过来,保镖想要敲门,苏凉末挥下手,“我自己进去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保镖替她将门打开,走过外间,苏凉末打开了内侧的门,才走进去两步,就看到占东擎对着电脑,旁边一个年轻的女人紧挨他站着,他自己没发现,苏凉末这一眼正好看到女人眼里的贪恋。

    占东擎指着电脑上的东西跟她吩咐,女人借此靠近,她穿了件同样V领的毛衣,但稍一低头,里面的风光就能显现出来。

    苏凉末抿起抹笑,“老公。”

    女人略有吃惊地看向苏凉末,以为她今天不会过来,“夫人。”

    苏凉末径自走到办公桌前,“忙完了么?”

    “差不多了,”占东擎右手托着下颔,“还有些细节问题。”

    苏凉末绕过办公桌走向前,“你先出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女人极不甘心地向外走。

    苏凉末坐到占东擎边上去,“这已经不是第一个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占东擎一下没懂她话里的意思。

    苏凉末笑着挨近他,“是不是一个个都以为自个胸大,所以才敢往你手上靠?”

    占东擎笑着掐了掐她的脸,“都没你的大,行了么?”

    “说正经的,”苏凉末目光落向电脑,“是这边出了问题吧?”

    两人离开的时候,已接近傍晚了。

    占东擎坐在苏凉末的车上,她发动引擎开向前,“刚才你在忙的时候,我出去了一趟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苏凉末扭过头看他,“我把她调开了,去了四封堂。”

    “谁?”占东擎脑子飞快地转动,“你说的大胸女人?”

    “对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才从四封堂调过来的,说是工作能力不错,所以才留在我身边。”

    苏凉末双手握着方向盘,“我只跟你说了一声,调不调当然还要你做最后的决定。”

    占东擎单手支起下颔,见苏凉末脸色严肃,他不由笑出声来,“老婆,我们都老夫老妻多少年了,你说调开,那当然要调,不过我对她不感兴趣。”

    “这不是感不感兴趣的事,”苏凉末说得理所当然,“我要把一切的可能性都扼杀在摇篮里,绝不允许它有一点点滋生的可能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占东擎伸出左手。

    苏凉末则自然地将手塞到他掌心内,车子飞速向前,一如他们现在的生活,在外人眼里可能是高处不胜寒的,但是不是一条康庄大道,只有他们彼此懂。

    有苏凉末的地方,于占东擎来说,哪怕布满荆棘都好走。

    而对于苏凉末来说,也是一样。

    她要的幸福,其实很简单,就像我们,也一样。

    不太多的计较得失,不因别人的眼光而燥怒,无需攀比,无需太苛刻自己,这也是我们应该记得的。

    (全文完)最新章节请百度搜索【北京爱书】(www.beijingaishu.net)搜集整理,手机端请访问(m.beijingaishu.net) 本书由<北京爱书网提供 www.beijingaishu.net
我推荐加入书签回首页
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