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7206186

类别:玄幻魔法       来源:beijingaishu.net      作者:胤小凡     书名:死神的实习生
    最新章节请百度搜索【北京爱书】(www.beijingaishu.net)搜集整理,手机端请访问(m.beijingaishu.net)( )从废弃教学楼出来以后已经是正午了,这个时间作为血族的秦邪一般是在睡觉!夏日的阳光着实刺眼,秦邪眼睛眯成了一条缝,瞳孔褪去了棕色的掩护,显现出了透明的血红色!害怕阳光是吸血鬼最大的弱点,秦邪也不例外,尽管他只有一半的血族血液,但是在阳光下呆久了以后也是会被灼伤的。就比如现在,他的手背上已经冒起了一阵白烟。秦邪首先是闻到了一股焦糊的味道,然后才后知后觉得感到了疼痛。他今出门太疏忽,忘记带遮阳伞了。疼痛他早已经习惯了,像这样子被灼伤也不是一次两次了。这勾起了他一些不愉快的回忆,他懊恼这脱下了外套盖在了头上,灼烫感才减轻了许多。他瞥了一眼东篱,有些不高兴的问道:“什么时候回去啊!”

    “受不了了?”东篱见秦邪眉头皱的老高,索性把自己宽大的燕尾服变了出来,盖在了他的头上,“那我们晚上再来!”

    “不是不要打草惊蛇吗?”宽大的衣服阻挡了许多强热的光线,那块被烧的焦黑的皮肤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。秦邪抹了抹额头上的汗珠对东篱道:“那你打算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虽然确定了是诅咒者……”东篱沉声道:“但是……那是只是一只普通的诅咒者!”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……灵魂不翼而飞的事情更加解释不通了是吧!?”

    东篱点了点头,淡淡的道:“所以还要继续埋伏查看。”

    秦邪叹了口气,眼神有点幽怨:“这样的话我下午要请假!!”

    “有事?”

    “我要睡觉!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是夜,黑暗给这栋废楼围上了恐怖的面纱,一切的斑驳看起来都像是血迹斑斑!在顶楼上的台上,空间一阵扭曲,就像是篝火上的炊烟一样,被烧的很不真切。一高一低的两个人影随之出现在了那处,一个穿着高贵的鹅绒燕尾服,一个穿着极不合身的少校军装,他们就是东篱和秦邪。东篱意念一动,他们脚下了楼层便成了蜂蜜一般的粘稠液体,他们两个也就直接掉进了白的那个礼堂。

    东篱径直走向了白那个被打开升降台。为了不引起怀疑,之前又将暗格恢复了原状。不过这次,刚好可以引蛇出洞!东篱又仔细的探查了一遍。只见里面沾满了血迹,也不知是何年何月留下的,都已经发黑凝固了。秦邪探头看了一下,微微皱眉!

    “你有没有想吃的**。”东篱一本正经地问秦邪。

    “我才不会对过期食品感兴趣!”秦邪翻了个白眼。这厮实在是忒可恶,果然不能掉以轻心。

    “这里有抓痕!”东篱抚摸着这个空间的一个角落道,“不像是人类的指甲能抓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制作这种舞台的用的都是多层的胶合板,以人类那种脆弱而柔软的指甲来,是不太可能抓出这么一条又长又深的爪痕来……

    “会不会是凶手行凶时抓出来的?”秦邪比划了一下些血迹的形状,“你看,这里还有磨痕,可能是绑架用的绳索磨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肯定是白那个诅咒者做的了!!不过这么一来,事情好像更难解释了。明明理论上是可以排除狼人和诅咒者的!”秦邪接着道,转头看向东篱,却发现原本在自己左手边的人已经不见了。

    幽暗宽阔的礼堂寂静得让秦邪的后脊发凉,虽然他自己是个吸血鬼,但是奇怪的感觉让他有点毛骨悚然。就像背后有一双猩红色的眼睛在注视着自己一样。他环视四周,警惕的眯起了眼睛,瞳孔渐渐地被血红色给覆盖!

    咕叽……咕叽……

    奇怪瘆人的声响突然出现在后背,就像一只在打呼噜的野鸡般的叫声,但野鸡的声音明显要比它可爱的多。一柄血色的镰刀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了秦邪的右手上,他猛的一回头……

    叽——啊叽——

    一转过头,身后就传来了让他汗毛树立的惨叫声。这声音在空旷的隔音的大厅中来回激荡,十分让人烦躁。秦邪心下一阵燥热,低吼一声,猛的用力挥出了自己的镰刀。

    咔哒——金属碰撞的声音。镰刀挥到了一半就像是被什么卡住了一样。秦邪皱了皱眉,缓缓的睁大了眼睛。东篱高大的身影渐渐地出现在了面前,仿佛四周以他为中心都缓慢地亮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怎么回事……”秦邪看着两个相撞的镰刀,无力的松开了手,镰刀也随之消失在了空气里。他这才注意,东篱的右手上还提着一个软趴趴的东西,有点像……人皮。不是诅咒者吗!?

    东篱把那个软趴趴的东西丢到了地上,用镰刀把它给抻开了。秦邪定睛一看,并不是白的那个人!而且这个皮的的脸居然还有些眼熟,好像是……学校荣誉榜上的那个唯一长的还不错的家伙。不过他不是一个月前就失踪了吗?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画皮?”除了这个,秦邪想不出什么别的可能了。

    “不错!”东篱收回了镰刀,“这次的事情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画皮这种怪物可以归属为死灵,也可划分为精怪,是死神管辖范围外的灵物。他们可以随意的调换躯体、转换身份,一般无法辨别其真伪。唯一的缺点是他们必须定期更换躯体,因为他们的躯壳可以只是一具尸体,所以会腐烂发臭。被这么一个难缠又难对付的怪物瞧上,的确是麻烦了。不过更麻烦的是,为什么会牵扯上画皮!白那个诅咒者呢!?好像事情越来越复杂了!

    “那心脏……”

    秦邪似乎是想起了什么,看着东篱。东篱手指凭空一划,那张人皮就从中间被撕开了,一个新鲜的、带有诱惑血腥味的心脏就暴露在了空气中。果然……

    “他拿心脏的目的应该是为了保证自己的躯体长时间不腐。年轻的心脏总是充满活力,能够去除腐气……”东篱掐了一个手诀,那个人皮就消失不见了。“看来得让司徒帮帮忙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司徒是谁?”秦邪问道。“一只猫,你见过的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回到教室时是第二的早上九点了,秦邪已经迟到了两节课。不过因为身份特殊,东篱已经把他的一切缺勤都打理好了,所以他也不是很担心。谁让他是吸血鬼呢,让他过这种朝五晚九的高中生生活真的是很为难。

    他一到教室就有气无力的趴下了,这个时候他应该在床上的……这时正是课间,教室里闹闹哄哄的。纵然秦邪已经很困了,但还是被吵的没办法睡觉。这个时候,坐在他前座的一个女生转过身来敲了敲他的桌子。他抬起头,眼睛里就撞进来了一张娇的笑脸!这是赵美仁,人如其名的美人,班上的班花之一。就是性格胆,腼腆不爱话,不过到是喜欢找秦邪话。

    “唔……美仁!?有什么事吗?”秦邪揉了揉眼睛,坐直了身体。这是和人谈话的基本礼貌,还是他母亲教的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那个!!你昨借我的笔记本还给你!”着,赵美仁低着头递给了秦邪一个绿皮厚本儿,脸上浮现着令人怀疑的嫣红。秦邪到是没注意,大意的接过本子。笑着了声客气,下意识就想翻开看看。没想到赵美仁像是见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一样,捂住那个本子红着脸支支吾吾的道:“你现在不能打开!放学回家……你,你回家再打开!”

    秦邪奇怪的看了一眼赵美仁,扯了扯嘴角,还是没有翻开。干笑着把本子塞回了抽屉。赵美仁也低着头,不好意思的转过身去。

    一阵尴尬的沉默……

    上午的课过的飞快,特别是对于秦邪这种打瞌睡度时的人来,那就是弹指一挥间。

    放学刚走出校门口,他就想起了今赵美仁奇怪的举动。索性是在等东篱,他也有些无聊,就有些好奇的拿出了那个本子。就在他翻开扉页的一瞬间,一张粉嫩的,带着一丝暧昧的信封就轻飘飘的掉在了地上。秦邪有些汗颜的把信封给捡了起来,饶是他再单纯也能猜到这个信封里装的是什么。好死不死的,东篱这个时候突然出现在了他的身后。

    “这是情书么!”

    一本正经的语气吗,在秦邪的耳朵里就诡异的听出了调侃的意思!他捏着那个信封留也不是丢也不是,在风中有些凌乱和……不知所措。东篱依旧是那副表情,他意味深沉的拍了拍秦邪的肩膀。偏偏是面无表情,但秦邪却生生的看出了笑意。东篱被秦邪控诉的眼神看得有些尴尬,微微测过脸去。

    秦邪挣扎了一阵,还是把那个信封随手折了起来,丢进了附近一个破旧的垃圾桶里。至少,这件事情他还可以自己选择……

    最新章节请百度搜索【北京爱书】(www.beijingaishu.net)搜集整理,手机端请访问(m.beijingaishu.net) 本书由<北京爱书网>提供 www.beijingaishu.net
我推荐加入书签回首页
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