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4章 时代落幕之炀帝之死 一

类别:玄幻魔法       来源:beijingaishu.net      作者:已然陌然     书名:大唐镇国公
    最新章节请百度搜索【北京爱书】(www.beijingaishu.net)搜集整理,手机端请访问(m.beijingaishu.net)    也许是老天爷喜欢巧合,亦或许是巧合成就历史,没有人能说清楚,历史滚滚车轮碾过来的时候,什么阻挡不住。

    洛阳现在已经是一个天下瞩目的地方,三方势力混杂在其中,不管哪一个势力能够胜出或者失败,都会对天下局势产生重要的影响,所以所有人的眼睛都盯在这里。

    而诡异的是,虽然此刻外面的人觉得洛阳应该是火药味十足,但是作为当事方的李密、李建成、东都王世充却陷入一种诡异的平衡之中。

    自从到洛阳之后,李建成和李世民也发现,洛阳的王世充根本没有给自己一点机会进驻洛阳,所以也就暂时打消这个念头,毕竟他们此来的目的,主要是为了不让李密拿下洛阳城。

    李密和李世民两方也都不约而同的选择了试探性的进攻,只是两方的实力不相伯仲,李密的军队不用说,那是瓦岗军经过那么多年在中原浴血拼杀出来的精锐,更不用李密手下更是有秦琼、程咬金、单雄信这等猛将。

    而李世民这边也不差,士兵大多都是从河东和关中地区选拔上来的,这些地方民风本就彪悍,又经过严格的训练,实力自然也不能小觑。

    几次小规模的交战下来,双方都互有损伤,再加上双方也都知道,鹬蚌相争渔翁得利,要是两方用尽全力拼杀,那得利的只能是东都得王世充。

    所以两边在对方都没有露出致命性失误的前提下,不约而同选择了隔着洛阳成对峙,这也才形成如今诡异的平衡局面。

    只是让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是,隋炀帝杨广仿佛就是想要成为时代的主角,也许皇帝本就是该如此璀璨瞩目,生如夏花之绚烂,而死如秋叶之无奈。

    江都,骁果卫军营,骁果卫是隋炀帝杨广的御林军,大业九年为征高句丽,除了征发府兵外,杨广为了扩充军队,又在关中地区招募新军。

    所以骁果军大多是关中人,他们身强力壮,骁勇善战,因此取名为骁果,意思就是骁勇果敢的意思。骁果军和以往大隋的府兵都不同,原来府兵都是征来的,而骁果军都是招募来的。

    此刻,骁果卫军营,杨广坐在上位,他面前的一杆旗杆上挂着一颗不时滴血的人头,此人正是骁果军的郎将窦贤。

    杨广看着面前的骁果军也是一阵的头痛,如今江都缺粮,人心不安,而自从要迁都丹阳的消息传开以后,骁果军内部大多人也都知道,自己没有返回长安的打算。

    因为骁果军大多都是关中人,一听说自己不回长安,不少人因为想念家乡,都开始策划私下逃跑。

    在这之前都是一些普通的士卒,而今却是郎将窦贤带领自己部下集体逃跑,这让隋炀帝杨广怎么受的了,为了遏制这种情况,所以他让虎贲郎将司马德戡亲自率领骑兵,将窦贤截杀,把人头提回来挂在骁果卫的军营内,以此来杀一儆百,他这么做也是被逼无奈之举。

    “虎贲郎将窦贤,不思君恩,率领部下叛逃,罪不容诛,今天已窦贤已经伏诛,其余等人,念尔等初犯,被窦贤蛊惑,皇帝恩德既往不咎……”

    隋炀帝让身边的内侍宣读完圣旨之后,也没有多待,带着众人乘撵离开了。

    只是隋炀帝没有想到,他这么做不仅没有起到震慑作用,反而让让下面的骁果卫生出了兔死狐悲的感觉。

    夜晚,虎贲郎将司马德戡的府上,司马德戡一个人坐在亭子的石椅上,周围静悄悄的,他前面的石桌上摆的饭菜早已经凉透,只是司马德戡却一直没有动筷子。

    他右手拿着酒杯放在石桌上,踌躇半天还没有喝下,今日旗杆上窦贤那死不瞑目的眼睛,不停地在他眼前晃动,没来由的,司马德戡感到背后一阵阵发凉,这会不会也是自己的下场。

    这个想法以冒出来,司马德戡自己吓了一跳,犹豫再三,他觉得自己不能在坐以待毙,司马德戡将手中的酒一饮而尽,那火辣辣的酒劲顿时让他的胆子顿时大了起来,眼神中也越发坚定起来。

    月明星稀,司马德戡头上带了一顶斗笠,上面还裹着一层黑沙,趁着月色,司马德戡带着两名心腹从后门悄悄的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司马德戡和随从没有走多久,就来到一幢府邸前,他自己躲在围墙阴影下,而让一名随从去叫门,没过多久,原本禁闭的大门悄悄的裂开一条缝隙,司马德戡见状立刻带着另外一名随从快步走进去。

    等三人身影完全没入门后,大门又哐当一声合上了,入府之后,一位管家打扮的下人道:“大人请,我家老爷在西院等候大人”

    司马德戡“嗯”了一声,让两个随从在原地等候,他自己则是向西面走去,这地方他好像经常来,所以根本就没有让人引路。

    司马德戡很熟悉推开西院的一扇门,然后顺势把门关上,这才取下罩在头上的斗笠道:“元兄,深夜到访,不会打扰你吧”

    “司马兄何处此言啊,看来今晚没有睡着的人不止我一个啊”说话的人正是司马德戡的挚交好友虎贲郎将元礼。

    “元兄这话看来是有别的意思吧”司马德戡道

    “那司马兄这幅打扮,深夜到访又有何意啊”元礼同样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哈哈,我说不过元兄,我也不兜圈子了,今晚来见元兄,也实属无奈之举啊,想必你也看到了窦贤的下场,他今日之结果就是明日我等之下场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现在我手底下的骁果军人人想逃跑,我想跟陛下说,又怕说了被杀头;不说,事情真发生了,也逃不了和窦贤一样的下场。

    而今关内沦陷,李孝常在华阴反叛,陛下就囚禁了他的两个弟弟,准备杀掉,我们这些人的家属都在西边,万一我们家属其中也有人要反叛,那我们该怎么办啊”司马德戡道。

    “我又怎会不知,不说别的,窦贤也是我们骁果军的兄弟,跟随陛下南征北战这么多年,没有功劳也应该有苦劳。

    主上昏聩不思西归,窦贤也只是因为想要归家而已,却惨遭屠戮,落得个身首异处客气他乡的下场,古人云,唇亡齿寒,窦贤死了,下一个恐怕就该到你我了。”元礼道。

    “那为今之计该怎么办啊”司马德戡道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,依我看,不如把监门直阁裴虔通叫过来,他是我的好友,为人聪明很有计谋,想来他应该有主意”元礼道。

    “此人可靠吗?”司马德戡问道。

    “应该可靠,他对主上如今的做法也颇有微词,是个信得过的人”元礼道。

    “那好吧,事情宜早不宜迟,你马上请他过来”司马德戡道。

    元礼点点头,打开门吩咐了几句,马上就有人悄悄出去了,不久裴虔通就到了。

    监门直阁裴虔通原本就是杨广在当晋王时候的心腹,从杨广开始谋反就参与其中,后来杨广登基后,他也平步青云,坐到如今的高位。

    可以说裴虔通原本就有谋反篡位的经历,所以这算是个政治投机者,为了自身荣华富贵什么都敢干,所以他现在看到天下大乱,杨广失势,心中早就另谋出路了。

    裴虔通进门一看到司马德戡和元礼,瞬间就把他们找自己的目的猜的**不离十,窦贤的事情他也听说了,看来这两位是按耐不住了,不过裴虔通的心里却没有一点害怕,反而心中有一丝窃喜。

    最新章节请百度搜索【北京爱书】(www.beijingaishu.net)搜集整理,手机端请访问(m.beijingaishu.net) 本书由<北京爱书网>提供 www.beijingaishu.net
我推荐加入书签回首页
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