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八章 疑团

类别:玄幻魔法       来源:beijingaishu.net      作者:百里墨染     书名:第一讼
    最新章节请百度搜索【北京爱书】(www.beijingaishu.net)搜集整理,手机端请访问(m.beijingaishu.net)    第二十八章疑团

    聂炫上前翻看,口中还不忘出言反驳萧樱。

    “楚老爷虽然有个亲儿子,可却是庶出。据说人品学识都欠了些。他倒不如对井子阳好些,有一天这井子阳金榜提名,兴许楚家还能得些益处。”

    萧樱不置可否。

    别说这看重血脉的闭塞时代了。

    便是在现代,又有几个人能把子侄当成亲子教养啊。人们看重的,永远是血脉传承,是骨肉亲情。

    萧樱没有说话,她看似眼睛四下看着,脑海中却已经勾勒出楚府的地形图。

    这里离楚夫人所说的,楚玥常去的园子并不近。

    若俩人真的互相倾慕。

    想要见一面,并不比牛郎织女容易。

    后院也不是井子阳能随便行走的,楚玥身边守着不少丫头。两人想避人耳目,在萧樱看来,几乎很难做到。

    楚夫人的意思是楚玥曾表示过,对井子阳有好感。

    楚夫人旁敲侧击和楚老爷说起,楚老爷当时便怒了。直言宁可女儿一世不嫁,也绝不会把女儿许配给井子阳这样出身的人。

    那之后,楚夫人也对女儿上了心。

    暗中让婆子提防着,她也担心女儿情根深种,既然注意无缘,还是趁早死心的好。

    楚夫人确保,二人没有暗中私会的机会。

    所以她确定,欺负楚玥的绝不会是井子阳。

    可是楚老爷却不这么认为,知道井子阳去投案的消息后,楚老爷大怒,不由分说便和楚夫人大吵一架,从她这里出门后,直接去了侧室的院子。

    楚夫人不仅失去了女儿,侄子也危在旦夕。

    她同时还失去了丈夫的心。

    “这个井子阳,倒是个有学问的……”

    聂炫说完,将手中翻看的书册递给萧樱,萧樱翻开,字迹很大气工整,都说字如其人,能写得这样一手好字的人,真的会是个丧心病狂之人?

    这是井子阳的手稿,大多记的都是他对所看之书的批注。

    萧樱翻着翻着,突然眉头皱了皱,聂炫注意到,开口问道:“哪里不对?”

    萧樱摇摇头,继续往后翻看。

    然后她缓缓将册子合上。心中那原先想不通的终于连贯了,在脑海中织成一张完整的脉络

    “出了这么大的事,楚家唯一的少爷怎么一直没有露面?”

    聂炫一脸不屑的回答:“这有什么好奇怪的,那位楚公子最是喜欢眠花宿柳,许是还醉死在姑娘的温柔乡吧。楚家那位少夫人生就一幅尖酸相,一看就是个深闺怨妇。

    何况楚老爷一直对儿子不满。父子两个关系十分糟糕。他不出现,也不算奇怪。”

    “去看看楚少爷的院子。”

    聂炫虽然觉得多此一举,不过他如今只是个‘长工’,自然是仆随主便。

    于是两人又吩咐小厮领路,往楚家少爷的院子行去。

    还未进院子,引路的小厮便一脸为难的劝道:“两位还是小心些,我家少夫人……少夫人不喜欢有人打扰。”

    聂炫冷哼一声没有多言。楚家那位少夫人实在太高看自己了,以为自己是朵花呢,便是花,也是狗尾巴花,往人鼻子前凑也被嫌弃的品种。

    萧樱倒是好脾气的笑笑。“你放心,我们不进去。”

    她也不想看楚家少夫人那张晚娘脸。

    小厮这才放心,把二人直接领到了楚公子的院外。

    到了地方,别说萧樱了,便是聂炫脸上也难掩意外之色。“楚公子怎么住在这里?这和楚小**姐的院子只隔着一道墙?”

    楚玥是楚家唯一嫡出的女儿,楚夫人又把这个女儿当成心尖肉疼着宠着,楚玥住的地方自然是楚家最好的。

    据萧樱所知,楚家这位名叫楚拓的少爷,是庶出。

    生母是楚老爷的通房丫头,后来被楚老爷收了房。

    楚夫人嫁进楚家后,几年未出。

    原本正室无所出,侧室是不能先有子嗣的,只是若是楚夫人一直生不出孩子,楚家岂不断后。最终还是妾室先有了孩子,几年后,楚夫人才终于生了女儿楚玥。

    “二位有所不知。少爷和小**姐小时候十分要好……那时正赶上楚家修缮旧宅。小**姐闹着要和少爷挨着住,便将两个院子修的近了些。

    两个院子虽然离的近,却互不相通。

    要想去小**姐的院子,还是要兜上一个大圈的。”

    楚拓的院子在外院和内院的交汇处。

    正门开在外院。

    楚玥的院子正门开在内院。

    两个院子看似近,要想串个门,要从这里绕到后院垂花门。

    确实像小厮所说,路途不近。

    “……富人家的套路。我等是理解不了。”聂炫嘀咕。

    就在二人看过楚少爷的院子,要告辞之际。

    楚家这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少爷回来了。

    就像聂炫所说,这位楚少爷许是刚刚从温柔乡爬起来,脸上还带着宿醉的之色。

    身边跟着两个小厮,似乎被小厮告知了萧樱二人的身份。

    他上前,上下打量萧樱和聂炫。

    然后眼中露出嫌弃之色。“你们是衙门里的人?”

    不等萧樱和聂炫回应。

    楚拓侧头对身边的小厮大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衙门里的人为什么来楚家?难不成那个母老虎打死了丫头?”

    小厮面露焦急之色。

    “少爷,您快醒醒酒吧。小的刚才和您说过了,小**姐出事了……”

    小厮也是命苦,奉命去找自家少爷。

    找了几个花楼,终于找到了,可是却不敢当着外人的面吐露楚家的事。

    虽说这事瞒不住,可自家少爷醉熏熏的,根本听不进他的话。

    好容易把人弄回楚家。

    不想他竟然在遇到衙门口的人时醒了酒。

    “出事?玥儿能出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小**姐……小**姐殁了。”

    小厮硬着头皮说道。

    殁了?

    什么叫殁了,楚拓似乎没反应过来。脸上全然是迷茫之色。

    “乱说什么,前几日我看到她,她还好好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敢骗少爷,昨夜……是昨夜发生的事……”

    不可能!

    怎么可能?楚拓脸上醉意一点点散去。

    他狠狠的看向萧樱和聂炫。

    “殁了,便是死了。现在恐怕抚阳城都在传了,楚少爷竟然不知吗?”萧樱迎上楚拓发红的目光,淡淡问道。最新章节请百度搜索【北京爱书】(www.beijingaishu.net)搜集整理,手机端请访问(m.beijingaishu.net) 本书由<北京爱书网>提供 www.beijingaishu.net
我推荐加入书签回首页
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